查看: 1404|回复: 0

[历史人物] 重庆市璧山区著名人物-冯时行

[复制链接]

[历史人物] 重庆市璧山区著名人物-冯时行 [复制链接]

网站小编 发表于 2017-12-13 09:25:00 [显示全部楼层] |只看大图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 回复:  0 浏览:  1404
重庆市璧山区著名人物:
璧山史称“巴渝名邑”,曾出过“双状元”、“六翰林”。双状元为北宋宣和状元冯时行,南宋绍兴状元蒲国宝。六翰林为:江朝宗(明景泰二年进士,翰林,侍读学士兼东宫侍讲)、何增元(清嘉庆十年进士,翰林)、刘宇昌(清嘉庆二十三年进士,翰林)、王倬(清道光十二年进士,两任翰林)、胡安铨(清光绪十六年进士,翰林)。
江庸(1878~1960年),字翊云,晚号澹翁,近代法学家、社会活动家、文化名人,中国近代法律教育的奠基人之一 ,曾任北洋政府司法总长、国立法政大学校长。
黄家富(1931~ ),中国人民志愿军特等功臣、一级爆破英雄。1950年9月29日在朝鲜前线管岱里西山,他英勇顽强,一人连续爆破15次,炸毁敌人大小地保兵洞15个歼敌200多人,多次为部队扫清障碍;随后主动坚守制高点,3处负伤不下火线,打退敌人7次反扑,对战斗胜利起了重要作用。


001.jpg
冯时行(1100—1163)宋代状元。字当可,号缙云,祖籍浙江诸暨(诸暨紫岩乡祝家坞人),出生地见下籍贯考略。宋徽宗宣和六年恩科状元,历官奉节尉、江原县丞、左朝奉议郎等,后因力主抗金被贬,于重庆结庐授课,坐废十七年后方重新起用,官至成都府路提刑,逝世于四川雅安。著有《缙云文集》43卷,《易伦》2卷。
002.jpg


籍贯考略:
巴县说。光绪十九年《奉节县志》:“巴县人。”民国十五年《万县志·职官志》“宋冯时行,渝州巴县人。”《建炎以来系年要録》:“时行,巴县人。”《明一统志》:“冯时行,巴县人。” 《万姓统谱》:“时行,字当可,巴县人。”
璧山说。绍兴间重庆朝天门水下“灵石”《晁公武题刻》:“昭德晁公武休沐日,率单文张存诚、壁山冯时行……”壁山,亦作璧山。嘉庆《四川通志·进士》“冯时行,壁山人。”《钦定续文献通考》:“时行,字当可,璧山人。”同治四年《璧山县志》:“宋恭州属之璧山人。”
洛碛说。道光二十四年《江北厅志》冯时行“洛碛人”。
恭南说。蹇驹撰《古城冯侯庙碑》:“(冯)侯,恭南人。”
古渝说。绍兴三十一年(1161年),《丹稜县夫子庙记》自称“古渝冯时行”。渝,重庆,此前称恭州。
其他说明
民国《巴县志》:“恭州之南乐碛人,其籍或作巴县,或作壁山。”
民国《巴县志》:“缙云山于宋在璧山县境,故同时人晁公武题记著壁山冯某,而时行文集又以缙云名此,旧《通志》诸书所以著时行为壁山籍也。阅缙云全集,多乐碛及缙云山居之作,仅有代简寄壁山诸友慈洞砚一诗。盖巴、璧并隶恭州,境界邻比,时行家在乐碛,读书缙云,当亦有田宅在璧山,相去百余里,往来其间,并著两县籍,揆之情事,以为近实。缙云集俱在,固可考而明也。”该志之意,既为璧山籍,亦为巴县籍。
同治四年《璧山县志·舆地》:“缙云山,县北一百里,东接巴县界。……宋状元冯时行、明大学士王应熊俱读书于此。”即缙云山在壁山境内。
时行籍贯,以璧山为是,缙云山(今属重庆市北碚区)下梁滩坝有其祖宅,自幼读书于此。乐碛,或有其母亲祖屋。愚意时行入仕后,在乐碛置产,家在乐碛(参见后述)。乐碛乃长江北岸一大镇,水路交通便利,向不属璧山,在清则属江北或巴县,在民国则属巴县,依现今重庆辖区则属渝北区。


生平简介:
冯时行少时读于巴县缙云山寺,得中北宋徽宗宣和六年(1124)恩科状元。以忤当道,当为云安(今重庆市云阳县)尉。南宋建炎元年至三年(1127—1129)调任奉节尉调,建炎四年至绍兴四年(1134),调任江原丞,任职期中,显露才华,深受川陕抚谕杨愿器重,极力推荐,旋擢左奉礼郎。绍兴五至六年知丹梭县。绍兴七年(1137)奉召入京任左朝奉议郎(皇帝身边咨询官)。时金兵已占汴梁(北宋都城今开封)十载。时行力主抗金,于绍兴八年晋见高宗,呈上《请分兵以镇荆襄疏》,奏金人议和不足信,请选大臣重兵镇荆,使岳飞得以专力致于江汉间。被主张和议的高宗斥之为“杯羹之语”。绍兴九年(1139),出任万州知府,镇邪锄恶,为民除害,惠农劝学,为地方积蓄了一批钱财。绍兴十一年(1141),转运判官李炯,企图以提取万州大量积钱,向朝廷献媚固宠,率500飞虎军强行提取,时行坚决反对,被提刑何麒弹劾,罢官削职,除名《大宋状元录》,辗转流离万州、开江间近两年。
绍兴十四年底由万州回到家乡乐碛,气愤之下,将原籍“乐碛”改为“落碛”(今洛碛得名缘由)。稍后,到缙云山置田地,建房办学,“坐废”十七年之久。直到秦桧死后,绍兴二十七年(1157),冯时行才又复起知蓬州(今四川蓬安县)。绍兴二十八年(1158)冬,又荐知黎州(今四川汉源);绍兴三十一年(1161),金人背盟,冯时行被高宗再次召见,上《请易田师中用张浚、刘绮疏》,疏中说:“自古未有人主退而能使天下进,人主怯而能使天下勇,今之形势,愿陛下舍一己之好恶,勉用张浚、刘绮、李显忠等将领抗金。”并提出“宜省官吏,减州郡冗卒”。擢右朝请大夫,提点成都府刑狱,经划边事,卓有功绩。孝宗隆兴元年(1163)逝世于雅州(今雅安),时年63岁。死后被追为“古城侯”,初葬雅州古城,后移葬巴县鱼嘴沱(今江北区鱼嘴镇)。
乾道五年(1169),雅州(今四川雅安)民众曾斥钱七十万,为冯时行立祠庙。《古城冯侯庙碑》载:“大众斥七十万钱,缚屋二十五盈,中为堂,塑侯像,挟以两庑,民岁时歌舞其下,水旱厉疾,必祷侯。”冯时行故乡洛碛有“缙云故里”、“状元井”、“状元桥”等纪念建筑。




著述名录:
著有《缙云集》四十三卷(《宋史·艺文志》),已散佚,明嘉靖中李玺刊为《缙云先生文集》四卷,卷一至三为诗。冯时行诗,以影印文渊阁《四库全书·缙云文集》为底本,校以清赵氏小山堂抄本(简称小山堂本,藏北京图书馆)。另从《永乐大典》等书辑得之集外诗,编为卷四。《四库全书·缙云文集·提要》云其诗:“忠义之气隐然可见。”


相关文献:
明·王应熊撰文
冯时行,字当可,号缙云。重庆在宋为恭州。公恭州之南乐碛人。少读书巴县之缙云山寺,故号缙云。
宣和间,状元及第,宰通义之丹棱,有惠政异绩,以奉礼郎,赴行在所,时秦桧主和议,忤之者立见贬逐。公召对,力主和议不可信,至引汉高帝分羹事为喻。帝曰:“朕不忍闻!”频蹙而起。桧乃谪时行知万州,部使者至,承风旨附会抵罪,由是居里社十余年。权奸死,起守蓬黎(今蓬溪天彭),而以提点成都刑狱终焉。
《彝坚志》载:公守万州日,州有舞阳侯庙,公以樊哙从高祖入蜀,而万州落南,非哙所至,是必夷鬼假托以取血食,即日撤其祠。未几,出睹事,见伟丈夫被甲持戟坐于公庭。冯叱之。掀髯而怒曰:“吾乃汉舞阳侯庙食千岁君,见毁撤,吾无所归。”冯历诋其生平所为,不少慑,神奄奄而灭。
朝奉郎推发遣雅州军事、沿边都巡检使蹇驹撰《古城冯侯庙碑》,云:“提点成都府刑狱事冯侯,隆兴元年死其官。侯有功业于当时。死凡四年,名山进士喻大中合邦人之思,筑宫于县之古城,以俎豆侯。又三年,驹来守雅州,考侯事之终始,刻之石。先是,经界之祸,此邦实烈;方经界之令甫颁,民恐惧奔走,徇朝廷之法,不敢轻售其奸。法既行久且玩,奸民始生心,争为侥幸之,索取前日久令纷更之,而弊始错出。跬步之田而受倍蓰之税。连阡陌者以巧幸入轻租,贫者破产业瘠沟中枕藉,几蹈汤火之酷将且十年。而侯持节而来,问民疾苦,首得此,蹙然寝食不遑。毒于民者莫烈此。即闭阁书奏报天子,乞仍其故。既画可行,民欢迎曰:‘吾今更生矣!’及侯死,民聚哭曰:‘我有屋庐,侯畀我;使获弛然,安居其下;我有田畴,以耕以饱,皆侯之赐;虽一饭必祝。’大中斥七十万钱缚屋二十五楹,中为堂,塑侯像,挟以两庑,民岁时歌舞其(下)。水旱厉疫必以祷,侯亦能出为祸福,以恐动其民而食其土。自侯为部使者,经画便事尤缜密,此邦著之令甲,世守焉。”
侯所在,政卓异多;去,思民必祠之。夫考风俗,著其嬍恶,太守事之,是故为之记,而系之以声诗,使邦民歌以妥灵。诗曰:
洁樽罍兮酒洌清,笾豆静嘉兮肥腯其牲,坎坎击鼓兮式和且平,携持父子兮进侯庭,维庙孔严兮有觉其楹,寝簟孔安兮维侯是宁,维侯相民兮式临尔诚,雨我公田兮淡淡其盈,欲旸而旸兮牸犊肆耕,厉鬼驱左兮风木暴盲,维侯是安兮侯无遽征。
公明果敢断,足当大事。居里社时,授徒讲道,安贫淡如也。文尤高,古人不敢呼其名。第目为缙云先生云。


作品选摘:
诗作
【布被】
天地一指耳,笑付杯中春。蒙头布衾在,得失更勿论。
前时曳竹杖,步过桑麻村。买费一千钱,十年度寒温。
恭俭德之基,福谦有鬼神。未能行於人,敢不施诸身。
【村居】
飞蛾故故扑灯光,风雨潇潇打纸窗。人为官方搔白首,虎来村落渡清江。
猿啼冷日谁家梦,故国愁牵几曲肠。篱菊何曾忧战伐,夜添寒蕊趁重阳。
【冬至有感】
萧辰俯仰及严冬,白发空云是至公。造雪不成天本恕,唤梅未醒句无功。
可能人事无消长,只待天时有变通。节物相关愁似醉,一庭霜叶一窗风。
【客丹棱天庆观夜坐】
家山千里秋风客,搔首夜深寒雨窗。万古兴亡心一寸,孤灯明灭影成双。
鬓边日月如飞鸟,眼底尘埃拟涨江。高枕欲眠眠不稳,晓钟迢递发清撞。
【谢冯贯道惠小舟】
先生怜我欲归休,为我添钱买小舟。老去尚余州县业,见来便起江湖秋。
有名如合称聱叟,无梦焉能卖直钩。他日相随鸥鸟外,短篷烟雨醉懵头。
【有感】
俯首趋时独自嫌,年来壮胆尚相淹。神锋不及锥头利,花蜜翻亏蔗尾甜。
万里水云闲有约,一床坟籍静无厌。明珠自得非他得,懒更骊腮著手拈。
【过铁山驿】
来时趁作世情游,归去凄凉遣客愁。万事世间多反复,一生此地几春秋。
天寒树老叶全脱,水落岸高溪不流。行路崎岖纵难料,江湖付与一孤舟。
【感事咏菊】
寒花冷艳为谁发,霜露泠泠祗汝侵。弱质向人如有托,清香绝世本无心。
会逢仙老收灵药,不用骚人费苦吟。十载岂无陶靖节,东篱萧索待知音。
【见张魏公二首】
四海於今望治安,当头退避也应难。是非历历开新听,变化纷纷入静观。
孰把后图歌寤枕,再将前事倚危栏。重拈今古看奇特,幸记尘冠久不弹。
【二月将半雨过花盛开二首】
最怜半见或不见,更惜欲开犹未开。树远祗疑随水去,枝低还似傍人来。
不堪小蕊樽前落,可忍残红砌下堆。著尽工夫春自去,不须风雨恶相催。
【和杨良卿韵新自兴元归见贻二首】
人间平地有危机,归去应先未辱时。少著青衫元自懒,老簪华发更何疑。
向曾汩没痕犹在,尚此廉纤愧自知。惟有冥鸿心一寸,从今寤寐考槃诗。
【咏梅】
策骨寒瘦枯梅枝,梅花开时徵我诗。我诗悲瘁作无意,借梅代我陈其词。
梅云最先得春意,桃花乱搀作佛事。千年冷落空自知,今日相看合何似。
迦叶眼睛谁不有,先觉我当为上首。普令世界识春光,南枝待入瞿昙手。
词作
【蓦山溪·村中闲作】
艰难时世。万事休夸会。官宦误人多,道是也、终须不是。
功名事业,已是负初心,人老也,发白也,随分谋生计。
如今晓得,更莫争闲气。高下与人和,且觅个、置锥之地。
江村僻处,作个老渔樵一壶酒,一声歌,一觉醺醺睡。
【点绛唇】
江上新晴,闲撑小艇寻梅去。自知梅处。香满鱼家路。
路尽疏篱,一树开如许。留人住。留人不住。黯淡黄昏雨。
【点绛唇】
眉黛低颦,一声春满流苏帐。却从檀响。渐到梅花上。
归卧孤舟,梅影舟前飏。劳心想。岸横千嶂。霜月铺寒浪。
【梦兰堂·送史谊伯倅潼川】
小雨清尘淡烟晚。官柳殢花待暖。君愁入伤阙眼。芳草绿、断云归雁。
酒重斟,须再劝。今夕近、明朝乍远。到时暗花飞乱。千里断肠春不管。
【玉楼春】
杏花微露春犹浅。春浅愁浓愁送远。山拖馀翠断行踪,细雨疏烟迷望眼。
暮云浓处轻吹散。往事时时心上见。不禁慵瘦倚东风,燕子双双花片片。
【虞美人·咏荼縻】
东君已了韶华媚。未快芳菲意。临居倾倒向荼コ。十万宝珠璎珞、带风垂。
合欢翠玉新呈瑞。十日傍边醉。今年花好为谁开。欲寄一枝无处、觅阳台。
【虞美人】
芳菲不是浑无据。只是春收取。都将酝造晚风光。百尺瑶台、吹下半天香。
多愁多病疏慵意。也被香扶起。微吟小酌送花飞。更拼小屏幽梦、到开时。
【虞美人·重阳词】
去年同醉黄花下。采采香盈把。今年仍复对黄花。醉里不羞斑鬓、落乌纱。
劝君莫似阳关柳。飞伴离亭酒。愿君只似月常圆。还使人人一月、一回看。
【醉落魄】
点酥点蜡。凭君尽做风流骨。汉家旧样宫妆额。流落人间,真个没人识。
佳人误拨龙香觅。一枝初向烟林得。被花惹起愁难说。恰恨西窗,酒醒乌啼月。
【渔家傲·冬至】
云覆衡茅霜雪后。风吹江面青罗皱。镜里功名愁里瘦。闲袖手。去年长至今年又。
梅逼玉肌春欲透。小槽新压冰澌溜。好把升沉分付酒。光阴骤。须臾又绿章台柳。
【点绛唇】
闲居十七年,或除蓬州。二月到官,三月罢归。同官置酒,为赋点绛唇绛唇作别
十日春风,吹开一岁间桃李。南柯惊起。归踏春风尾。
世事无凭,偶尔成忧喜。歌声里。落花流水。明日人千里。
【青玉案·和贺方回青玉案寄果山诸公】
年时江上垂杨路。信拄杖、穿云去。碧涧步虚声里度。疏林小寺,远山孤渚,独倚阑干处。
别来无几春还暮。空记当时锦囊句。南北东西知几许。相思难寄,野航蓑笠,独钓巴江雨。
【天仙子·荼縻已凋落赋】
风幸多情开得好。忍却吹教零落了。弄花衣上有馀香,春已老。枝头少。况又酒醒鶗鴂晓。
一片初飞情已悄。可更如今纷不扫。年随流水去无踪,恨不了。愁不了。楼外远山眉样小。


轶事典故:
《不懂规矩的冯时行》
绍兴九年,也就是公元1139年,冯时行出任万州知府。此时的万州,民生凋敝,破败不堪,毫无生气。一天,冯时行沿着码头行走,思量如何治理万州,突然间,看见一个老妇人径直往江心走去——她要自寻短见!
冯时行立刻差人将老妇救回,搀扶她坐在岸边,询问老妇为何要自寻短见。须臾之间,老妇生死两地,睁开眼睛看着面前这位大人,虽然第一次见面,但却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感,就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将自己的不幸和盘托出:原来这位老妇,本是万州江边的一位住户,几代人打渔为生。因这两年,官府赋税越来越重,丈夫和儿子为了能多打些鱼,被迫涉险到江中更远处打渔,好不容易有了更大收获回来时,却被恶霸孙奇虎抢了鱼,并毒打致死。
冯时行气愤之极,强压怒火,沉沉地问道:“那您怎么不去官府伸冤,却跑来沉江呢?”
“大人有所不知,这孙奇虎有转运判官李炯大人做后台,没人敢惹。”老妇越说眼泪越多。
冯时行安慰老妇:“您放心,这件事我管了。”没过多久,冯时行收集到恶霸孙奇虎几年来犯下的罪行,状纸足有一尺多厚,冯时行当众宣判:恶霸孙奇虎为患乡里,恶迹累累,立马上报朝廷,秋后问斩!百姓拍手称快,但万州转运判官李炯却怀恨在心。
冯时行看着大家久违的笑脸,高声说道:“诸位乡邻,我冯时行是来和大家一起治理万州的,这些日子,我走遍了万州的每一个县、乡,有的地方临水,那就打渔,有的地方近山,那就养蚕,大部分县乡土地肥沃,那就种田,一句话,就是让大家安居乐业。”
百姓欢呼雀跃,感到了多年来没有过的踏实。冯时行说到做到,清闲之时下到乡野,指导农桑,甚至就在乡野开办学堂,给孩子上课,教大人识字,一扫初到万州时的死气沉沉,换来一片清明祥和的生机勃勃。
有一次夏稻收割之后,乡绅们给冯时行送来两担新米,让他尝尝新鲜,冯时行无法推脱,不得不收下稻米,但坚持以市价折成钱物抵米;有人给他送鱼也是如此,甚至还挽留送鱼人一起吃饭,结果弄得这些“送礼之人”不敢再讨“无趣”,也就断了这种风气。但百姓心里都感恩冯时行,在上缴赋税之时,少有拖沓,渐渐地,官仓中余粮增多,府库中钱财增加,这就让转运判官李炯垂涎不已。
一日,李炯登门拜访冯时行,开口直奔主题:“恭喜冯大人,贺喜冯大人!”
冯时行一看是李炯,颇感意外。当初刚到万州,就斩了他的爪牙孙奇虎,事后,李炯怀恨在心,所以基本上没有往来。可今天李炯亲自上门,定有蹊跷,于是淡淡地问了一句:“李大人,不知冯某喜从何来?”
“哈哈……冯大人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呢?你这两年,在万州任上干得风生水起,仓库之中钱粮不少,只要我们把这些钱粮孝敬朝廷,那你我就可以扶摇直上啊。”
“孝敬朝廷?朝廷的赋税已经尽数缴清,难道还有名目?”冯时行明知故问。
“呵呵……冯大人,这朝廷赋税是缴完了,但还有些名目需要打点。说白了,就是拿到京城孝敬秦桧秦丞相。想必你也清楚,你的前任万州知府政绩平平,为什么可以顺风顺水,官升一级呢?”李炯干脆说破其中奥秘。
“哈哈……李大人,你打错算盘了,冯某绝不会拿百姓的血汗钱,来满足一己之私的!”冯时行转过身去,厉声喊道:“送客!”
李炯一看冯时行变脸了,以为是冯时行假作清高,不但不知趣,反而接着说:“冯大人,果然清廉,李某佩服。但是我想告诉冯大人的是,这是历年来地方上的规矩,如果到了时间不送到京城丞相府,秦丞相是要怪罪的。”
“什么规矩?谁立的规矩?给谁立的规矩?冯某这里,只有百姓和朝廷,朝廷赋税,重不伤民,这是朝廷的规矩;为官一任,两袖清风,这是做官的规矩。现在朝廷正在危难之际,外有金兵犯境,内有天灾不断,如果再加上你们这些人,掘地三尺,榨取民脂民膏,百姓怎么活?”冯时行的话掷地有声。
“好,冯时行,你不懂规矩,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!来呀,飞虎军何在?给我开库取钱!”气急败坏的李炯一声令下,五百飞虎军直奔官库。
冯时行一看大事不好,立刻前往官库,坐在大门口,厉声呵斥:“你们是朝廷的军队,应该保卫百姓的安宁,可你们今天却公然无视朝廷法度,强取朝廷财物,霸占百姓的血汗,简直无法无天,你们想要拿走官库中一枚铜钱,就必须从我身上踏过去!”
飞虎军看着平日里文弱斯文的冯知府,此刻却如同下山猛虎一般,声若洪钟,气势逼人,直吓得连连后退。闻讯赶来的百姓,迅速围拢冯时行,扇形排开,挡住官库,直面李炯和飞虎军:“要踏冯大人,先踩我们!”
李炯一看场面越来越大,百姓越聚越多,甚至飞虎军中也有人开始倒戈,对自己不利,只能收兵,愤愤而去:“哼,冯时行,你等着!”
百姓看着李炯等人离开,忙搀扶起已经筋疲力尽的冯时行。
此后不久,李炯为了自保,怕秦桧怪罪,连夜写信密告秦桧,说冯时行不但不识时务,反而沽名钓誉,煽动百姓闹事。秦桧接到密信,趁着残害岳飞等抗金名将之际,随便找了个“莫须有”的罪名将冯时行削职为民,发回原籍。
冯时行被迫离开万州,准备登船回乡。可谁知万州百姓早已在码头恭候多时,默默垂泪,但没有一个人手里拿着东西。冯时行又惊又喜又悲:惊的是能有这般场景为自己一介布衣送行;喜的是百姓才是真懂得自己的人,不枉自己清廉一任;悲的是,自己一去,那官库中的百姓心血就会付诸东流。面对此情此景,他千言万语却无从说起,只哽咽说道:“诸位乡邻,冯某告辞了!”说完,头也不回,离岸登船,听不见江水滔滔,满耳尽闻百姓呼喊声;看不见群山巍巍,满眼尽是辛酸离别泪。
船渐行渐远,慢慢消失在浩浩长江中,但冯时行的清廉却传递了千年,感动了千年……

掌中璧山APP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于我们|广告合作|小黑屋|手机客户端| 掌中璧山 ( 渝ICP备15001933号-8 )   

Copyright © 2010- 掌中璧山(http://www.cncqbs.com/)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
免责声明: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   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本站已运行 天,感谢这一路来您对我们的支持! 技术支持: 重庆微盟 渝ICP备15001933号-8 法律顾问:邓继军律师

 渝公网安备 50022702000141号

1
QQ